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1367278910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读中华典故 悟社会人生 2014-09-24 15:16  

2014-10-27 21:33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  中国文人忒多。然而,有趣的文人忒少。可爱的文人则少之又少。有趣涵盖于可爱之中。仅仅有趣还不够,还要有一点豁达,坦荡,自怜,自爱,自嘲,自重,和很多的苦中作乐的精神。东坡就是站在中华文化巅峰上的一位可爱而有趣的老头。他可爱有趣,率之由性,从他的寓言故事《措大吃饭》中可见一斑。    
       有二措大相与言志,一云:“我平生不足惟饭与睡耳,他日得志,当饱吃饭了便睡,睡了又吃饭。”一云:“我则异于是,当吃了又吃,何暇复睡耶!”东坡记曰:“吾来庐山,闻马道士善睡,于睡中得妙。然吾观之,终不如彼措大得吃饭三味也。”
这故事通俗易懂,唯一需要解释的是措大措大,是穷措大的省称,一般解释为穷书生。用今天的话说,措大就是尚未发迹的知识分子。但这只是表面意思。为什么把读书人叫措大呢?《词源》说:措大,旧指贫寒失意的读书人...至于何以称为措大,唐人已说法不一,无可考。”  窃以为,措大,并兼醋大作大”二义。双声,叠韵。古双声叠韵字皆可通假。
    所谓,有酸溜溜穷酸饿醋的意味,俗称酸秀才的便是。因而,措大便有了穷酸而自大贫可骄人的意思。所谓作大,意为本来不大,却自以为大。
    只要你是知识分子,或长期待在知识分子堆里,相信不难理解措大便是醋大作大。有句熟语叫文人相轻,最为传神。一个人,只要读了几天大书,往往神气十足,不但瞧不起工农,也经常瞧不起同类,这是读书人的通病,并不奇怪,所以措大只是个带点调侃性质的词,并非骂语。毛泽东长袖一挥,千万知识分子上山下乡,与工农相结合、与生产实践相结合,只是不希望他们悬在半空而已。
    后来...恢复了学而优则仕,措大们终于得志。苏轼仿佛说了个谶语,一个九百年多年后才应验的谶语。措大得志后果然吃了又吃并不吝惜钱财,现在社会上的海吃山喝的例子不是比比皆是吗?
    据报道,全国公款吃喝开支1989年为370亿元,1992年超过800亿元,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,2002年,达2000亿,一年吃掉了一座三峡!与长期以来全国上下都呼吁遏制公款吃喝的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这一数字不减反增。来自新华网的消息,2010年和2011年,中国的餐饮零售额连续两年都突破了两万亿的大关,估计至少每年有一万亿是公款消费或者说是官员消费。有人笑言,公款吃喝的飞速发展,已经远远跑赢了GDP
        值得注意的是,对遏制公款吃喝问题,中央出台制度规定甚多。多年来,中央禁止公款大吃大喝的文件发了上百个,各级党政部门颁发的禁令更是不计其数。成百上千个红头文件为啥管不住公职人员一张嘴?
   公款吃喝是具有中国特色和传统的官场顽疾和悖论之一。
   公款吃喝不仅具有公务接待的合理内核,还因为公款吃喝承载了众多的官场功能,是官场各种链条的枢纽所在。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大概是:
   吃喝应酬关系到一些官员的工作业绩。各种形式的检查、评比、调研和宣传等,都需要下级来招待,而且还要招待好。这是自上而来的吃喝应酬。同时,上面的各种项目、资金等,也都需要下级官员来运作争取,吃喝应酬是少不了的。这是自下而上的吃喝应酬。而对于一些县乡官场内部来讲,各种权力、资源和利益的分配,各种形式的行政审批,各种工作的开展,也都是先需要吃喝应酬开道的,这是一种内生的官场游戏。
   吃喝应酬关系到一些官员的利益获得。很多吃喝应酬的场所需要权力庇护,也往往具有官员背景,这是官场灰色经济或者隐形经济的重要内容,也是官商一体的重要形式。同时招待费往往成为一个筐,各种无法入账或者不好入账的资金都会往里装,这是招待费暴涨或者超支的重要原因。
   吃喝应酬关系到一些官员的仕途,吃喝应酬也是一些官员积聚人脉的重要形式,是他们编织关系网的重要手段。
   吃喝应酬还是一些官员的重要交流媒介。在县乡官场,官员的交流、信息的传播,酒场是重要的媒介之一。酒场同时也是一些县乡官员的重要娱乐方式,酒场上的吆五喝六、划拳斗牌,在令一个个官员兴趣盎然的同时,往往和地方习俗相结合,富有地方特色。
   正是因为吃喝应酬具有了这么多的官场意义和功能,再加上“公款”二字,所以对其的治理绝不是几条禁令就能毕其功的。其根本的治理之道在于健康文明的官场生态的形成,在于权力和资源的公开透明。
        公款吃喝盛行折射出机制“三失”
    一是制度“失守”。多年来,从上至下禁止公款吃喝招待的规定不能说不全面,狠刹“吃喝风”的重申“禁令”不能说不严格,但往往是“雨来地皮湿、雨过地皮干”。长此以往,形成了“规章制度——重申规定——再度禁令”的往复,导致了规定写在纸上,制度挂在墙上,要求喊在嘴上,大吃大喝照常的状况。
    二是财政“失控”。各财政支付单位的高额吃喝招待费用,是怎么列入各自年度财务预算和决算的?又是通过何种渠道拨付的?年度预决算的把关、定期的财务大检查,岂不流于了形式?就此看来,作为政府理财当家人的财政部门,其“失控”之责,应是难以推卸得了的。
    三是监督“失察”。就一个部门和单位而言,领导班子及其成员每年都要进行一至两次“述职”、“述廉”活动;所有公职人员都要参加年度考核;单位党组织定期要进行“三会一课”组织活动……其中多数活动,纪监部门都是派员参加的,再加上领导干部任中、离任审计之类的活动,都说明不仅“自律”监督流于形式,而且“他律”监督也难咎“失察”之责。
        呜呼,措大吃饭,何时休矣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